正在閱讀: 濮存昕:拒絕浮躁 踏實演戲
首頁> 文娛頻道> 明星 > 正文

濮存昕:拒絕浮躁 踏實演戲

來源:南方日報2019-09-19 14:2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濮存昕。資料圖片

  除了臉上刻下的些許皺紋,66歲的濮存昕與舞臺上精神抖擻的狀態別無二致。

  采訪是在9月8日,電影《決勝時刻》北京發布會之后。在這部群星云集的獻禮片中,濮存昕是以配角身份參與的。他很久沒有參演電影了。當記者提到,他的上一部電影作品距今已近十年光景,“十年了”,濮存昕有些感慨地應了一聲。

  是的,近十年間,他將大把時間和精力投入到舞臺。在這方寸之間,他對戲劇有著如癡如醉的執著。

  去年記者也曾在北京人藝的后臺采訪過他,當時濮存昕正站在退休這一重要人生節點,他更多在捫心自問:“我這輩子做對了沒有”。退休之后,濮存昕沒有半分松懈,他像一枚勻速旋轉的陀螺,不知停歇。他會感慨于歲月飛逝,“這行還沒干好,沒干對,我就退休了”。而他對未來的期許很簡單——能像人藝的前輩那樣拒絕浮躁,踏踏實實地演戲。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劉長欣 王騰騰 實習生 林可依 策劃:陳楓 趙曉娜

  “我不適合商業電影”

  《決勝時刻》的監制兼導演黃建新花了兩個晚上,打了七個小時的電話,才成功說服濮存昕參演。黃建新特別希望他能來,在他看來,像濮存昕這般具備深厚藝術功力的演員,才能讓李宗仁這樣的角色立住。

  “歷史人物中,我也不知道我像誰。”最初受邀演李宗仁,濮存昕的反應是,怎么演啊?從身高到外形都相差太大了。“李宗仁的個兒很矮,我與他長相相似度也不高,他的眉骨很高,牙床突出。”濮存昕對記者說,“我這張臉比較‘世俗’,大家是把我劃到和藹可親的范疇里的,演戲的時候怎么讓大家有代入感?”

  黃建新記得,當時溝通到第二天,濮存昕說參演的一個條件是,得去醫院做一個牙托,如果戴上牙托,在濮存昕看來能有百分之五十的自信。結果濮存昕還真找了一家醫院,第四天說他來,“我就知道他戴著牙托來演了。”

  這些年,濮存昕的影視作品寥寥無幾,更多的呈現,是他一次又一次在舞臺上詮釋李白、常四爺等他早已熟絡于心的角色。

  他也提到,“我不適合商業電影”。有限的精力,他都集中在舞臺上。

  “我60多歲了,演員已經當了三四十年了,逗不了笑了。演電影不做就不做了,我有地方、有舞臺、有機會。”舞臺上的事,得投入時間,很多演出都是一年前就排好了,幾乎把演員接下來的時間都占滿。在濮存昕看來,影視作品都是“臨時的投入”,接了戲,要跨組、要跑場,“腳踏兩只船做不好事兒”。

  然而《決戰時刻》對濮存昕而言是有魅力的。濮存昕更多的是出于情懷參演。該片講述了1949年中共中央駐扎香山,在那里指揮渡江戰役、會見民主人士、籌備新政協會議和開國大典等決定中國命運走向的關鍵瞬間。

  只客串了幾天,但他下了不少工夫。濮存昕試著“解密”這個人物,“我要解讀歷史,解讀劇本,解讀我自己。我要設身處地,我是李宗仁。”

  深入生活才能演好戲

  形似易,神似難。

  扮演歷史人物,除了外形接近,更重要的還是要把握他們的精氣神,也就是要研究人物的歷史、境況、思想、習性等各個方面的內容。

  為了演好李宗仁,濮存昕翻閱了很多相關資料,盡可能地從人物傳記中體會他的內心活動,“歷史上的這些大人物,無論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都有很多故事。”

  濮存昕認為,別看李宗仁的歷史照片中總是神采飛揚的模樣,眼睛瞪得圓圓的,“那都是假的、裝的,他根本扛不起,但他要做出個姿態來。”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幻想通過“和談”,阻止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他終于站在(代總統)這個位置上,就要受夾板氣,他實際上是一個傀儡。”讀透了人物,濮存昕演起來便得心應手。

  《決勝時刻》于9月20日上映。在上映前的小范圍放映中,濮存昕的表演已經收到各種贊美之聲,認為雖是客串但格外出彩。

  北京人藝的開創者、總導演焦菊隱先生認為,堅持現實主義的表演方式,要求演員們深入生活、立足人民,只有這樣才能演好戲。

  從藝多年,濮存昕總是認真專注為詮釋角色做最充分的準備,以期與角色融為一體。

  濮存昕說他的父親蘇民先生特別渴望能在舞臺上演魯迅,甚至從劇院里拿走胡子道具,在街道的理發館里剃成寸頭,黏上胡子,讓兒子給他拍照,過了把“飾演魯迅”的癮。

  不成想,兒子替他圓了演魯迅的夢。

  2005年上映的電影《魯迅》,講的是魯迅最后三年的生活。從魯迅的坐姿、走路的姿態、到拿煙的姿勢,濮存昕想要“從頭到腳都成為魯迅”。

  第一次看樣片時,濮存昕感覺自己抽煙不像魯迅。“魯迅抽煙不把煙圈吐出來,要咽進去,鼻子和嘴不能再吐煙了。”拍完最后一個鏡頭,濮存昕翻出來一根煙抽了,最后體會一下角色。他清楚,接下來要和這個人物告別了,在那之后他再也沒抽過煙。他還特別申請把飾演魯迅時身上穿的棉袍留在家里,當做紀念。

  做演員就要敢于出丑

  人藝經典話劇《李白》是濮存昕的代表作之一。“李白”這個人物,他演繹了近三十年。在濮存昕的解讀中,李白的人生中最有魅力的形態與經歷,其實不是他受寵的前半生。在后半生中,李白報國無門,身陷亂黨,他“進又不能,退又不甘”,這種糾結是濮存昕對李白更深的解讀與詮釋。

  《李白》的導演唐燁說,濮存昕已經和“李白”融為一體。濮存昕更傾向于如此的表述:“李白就是我,我就是李白。其實是李白在塑造我,我特別想像他一樣無拘無束。”

  濮存昕說,原本他“很謹慎、按規矩辦事”,后來琢磨著,這對演員來說是不行的。“做演員必須有率性,要能夠游戲般地去詮釋各種各樣的演法,要敢于出丑。所以我們要像李白一樣真,太好玩了。”

  在外界看來,濮存昕也是個率性而為的人。他常會說“保持真實和本真”“我就是個演員,背臺詞兒的”。

  他逐漸變得更加通融、更加真實,也更為專注。

  在劇團長大的他,從小耳濡目染著前輩們的求真務實,始終抱著精益求精的態度。他堅信想要做好一件事,必須全心投入,把時間、精力、心思都投入進去。

  多年的舞臺經驗也使他更加明白,自己還不能夠離開舞臺,而是要繼續把這種責任擔下去。“或許是命運或使命感使然,我不能離開舞臺,離開了,那口氣也不對了”。

  接受采訪時,濮存昕主演的話劇《德齡與慈禧》即將上演。因為“流量”演員參演的緣故,該劇的票價一度被炒至過萬元。對于“流量”進話劇圈,濮存昕持溫和鼓勵的態度。

  在“超女”“快男”風靡的年代,他就說,靜觀其變。在他看來,年輕演員們的相貌是很多人買票的理由,但他們要想做一輩子演員,問題的關鍵就在于與觀眾一同成長,“不繼續學習是不行的”,如果立志當一輩子演員,應該從“流量”派轉變為演技派。

  藝術創作應厚積薄發

  1953年,濮存昕出生在北京的一個藝術家庭,父親蘇民是北京人藝的導演和演員。受父親的影響,濮存昕從小就對表演興趣濃厚。

  雖然沒有系統地學過表演,但濮存昕是在劇團長大的孩子。在他年幼的時候,叔叔阿姨們會手把手教他怎么去表演。平日里,濮存昕也常到排練場泡著,圍觀各位前輩們的表演。“我講不出道理來,我也是40歲以后才開始慢慢上道的。但40歲以前,你懵懵懂懂看到的那些東西,都有用。”

  除了多看多學,濮存昕也保持了良好的閱讀習慣。對他而言,閱讀是一輩子也離不開的事情,書一定得看,看到好的東西,一定得抄到本子上。讀書、記錄,這樣的習慣讓濮存昕一直保持著很好的文學修養。

  在人藝過了大半輩子。他說,做這一行,它的深度、它的高度、它的寬度,使得從事者不能浮躁。耳濡目染中,他清楚,藝術創作應該是厚積薄發,從事藝術創作的人,應該注重自己的修養,包括生活中的學習、自我的修煉、約束。

  濮存昕還提到了自己心中的楷模董行佶老師。董行佶是人藝的優秀話劇演員。他刻苦、勤奮、有追求、有才華,塑造了眾多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因為沉迷角色,董行佶患上了抑郁癥,得病后,他仍在劇組認真拍攝影片,在《廖仲愷》中成功塑造了廖仲愷的光輝形象,為此榮獲了第四屆電影金雞獎最佳男演員獎。董行佶前輩對藝術的極致態度,直到現在還深深地影響著濮存昕。

  退休這件事給濮存昕帶來的最直觀變化是,工資走社保,再演戲就得返聘。

  從業幾十年,濮存昕一直覺得自己仍未達到好演員的標準,一直覺得在這一行里自己沒干好、干對。

  濮存昕對京劇大師梅葆玖說過的一句話印象深刻。

  人家說:“玖爺,您選的這段不太好。”

  梅葆玖答道:“回家叫好不遲。”

  做演員,應該不爭不搶不討人好,但下了工夫做好自己的本職,讓別人好好地琢磨你,從心里頭覺得你對,這是濮存昕理想中最好的境界。

[ 責編:張曉榮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苗山脫貧影像志——書香筑夢暖童心

  • 海鹽收獲 繽紛如畫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中國最美麗的灘涂”福建霞浦風光美如畫卷
2019-10-13 10:23
日前,山東省無棣縣境內的魯北鹽場進入海鹽收獲季節,星羅棋布的鹽池將大地裝扮得繽紛如畫。新華社記者 朱崢 攝  魯北鹽場工人在鹽池中收獲海鹽(10月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朱崢 攝  魯北鹽場工人在鹽池中收獲海鹽(10月9日無人機拍攝)。
2019-10-13 09:23
大賽期間還將舉行人工智能技術培訓、機器人技術及人才培養論壇等多個培訓交流活動,搭建人才、技術、產業對接平臺,發掘和培養中國機器人創新的后起之秀。大賽期間還將舉行人工智能技術培訓、機器人技術及人才培養論壇等多個培訓交流活動,搭建人才、技術、產業對接平臺,發掘和培養中國機器人創新的后起之秀。
2019-10-13 09:22
10月11日在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拍攝的新出生的大熊貓雙胞胎“兄弟”。新華社發  10月12日在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拍攝的新出生的大熊貓寶寶之一。新華社發  10月12日在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拍攝的新出生的大熊貓寶寶之一。
2019-10-13 09:21
新華社記者 黃孝邦 攝  黔桂烏英苗寨的孩子們在閱讀剛剛獲贈的圖書(10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黃孝邦 攝  黔桂烏英苗寨的孩子們在閱讀剛剛獲贈的圖書(10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黃孝邦 攝  黔桂烏英苗寨的孩子們收到志愿者贈送的文具(10月11日攝)。
2019-10-13 09:20
中國鐵建龍沐灣項目位于海南省樂東黎族自治縣尖峰鎮,龍沐灣沿海一帶多個自然村多以農業為主,但由于耕地少,這里經濟發展落后人均年純收入不足4000元,居民生活十分拮據。自中國鐵建龍沐灣項目落成以來為周邊村民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崗位,解決了當地村民就業問題,使周邊村民的物質生活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9-10-12 21:21
10月10日,在上海辰山植物園培養室里拍攝的粗梗水蕨孢子葉(左)和營養葉(右)。新華社記者 張建松 攝  10月10日,上海辰山植物園科研人員于俊浩觀察粗梗水蕨的生長狀況。新華社記者 張建松 攝  10月10日在上海辰山植物園培養室里拍攝的粗梗水蕨。
2019-10-12 09:32
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10月11日,觀眾在數博會上體驗長城5G智能汽車。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10月11日,觀眾在數博會上參觀京津冀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展區。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10月11日,工作人員在數博會上展示一款柔性顯示智能可穿戴手機。
2019-10-12 09:21
當日,2019堯城(太原)國際通用航空飛行大會在山西省太原市清徐縣開幕。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10月11日,跳傘表演隊在飛行大會上進行跳傘表演。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10月11日,南非迅龍表演隊在飛行大會上進行飛行表演。
2019-10-12 09:20
10月10日,救援人員在事故現場救援。10月10日傍晚,江蘇省無錫市一高架橋橋面發生側翻事故,三輛小車被壓。10月10日傍晚,江蘇省無錫市一高架橋橋面發生側翻事故,三輛小車被壓。現場救援人員正在緊急破拆側翻的橋面。 新華社記者 李博 攝
2019-10-11 10:00
唐華清宮朝元閣遺址考古新發現 整體建筑至少有三層屋檐
2019-10-11 09:39
中國陸軍“風雷”表演隊天津上演“空中芭蕾”
2019-10-11 09:37
10月10日,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執委會在武漢舉行新聞發布會,公布了本屆軍運會獎牌、獎杯等頒獎物資。新華社記者程敏攝  這是10月10日拍攝的本屆軍運會獎牌。新華社記者程敏攝  這是10月10日拍攝的本屆軍運會銀牌。
2019-10-11 09:34
10月9日,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文化中國、錦繡四川”四川文化旅游展示會上,人們觀看“變臉”表演。新華社記者 郭晨 攝  10月9日,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文化中國、錦繡四川”四川文化旅游展示會上,人們觀看木偶人書法表演。
2019-10-11 09:31
10月10日,中國隊球員武磊(左)與關島隊球員肖恩·尼克勞拼搶。當日,在廣州舉行的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預選賽亞洲區40強賽中,中國隊主場以7比0戰勝關島隊。當日,在廣州舉行的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預選賽亞洲區40強賽中,中國隊主場以7比0戰勝關島隊。
2019-10-11 09:27
當地時間10月10日上午,應邀赴日本參加國際艦隊閱艦式的中國海軍052D型導彈驅逐艦太原艦抵達日本橫須賀軍港,受到日本海上自衛隊、旅日僑胞、中資機構、留學生、日本友好人士的熱烈歡迎。
2019-10-11 09:26
當日,由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打造的原創現代昆劇《梅蘭芳·當年梅郎》在江蘇南京上演。新華社記者 季春鵬 攝  10月9日,演員在昆劇《梅蘭芳·當年梅郎》中演出。新華社記者 季春鵬 攝  10月9日,演員在昆劇《梅蘭芳·當年梅郎》中演出。
2019-10-10 10:44
10月9日,英國上議院議員麥克·貝茨在首發儀式上介紹紀錄片《之江故事》。當日,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監制、中國外文局中國報道社解讀中國工作室制作的紀錄片《之江故事》在北京舉行全球首發儀式。新華社記者 才揚 攝  10月9日,英國上議院議員麥克·貝茨在首發儀式上介紹紀錄片《之江故事》。
2019-10-10 10:38
10月9日,演員在節目“綠野漫游”中表演。 當日,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閉幕式在北京舉行。
2019-10-10 08:49
10月7日,在俄羅斯圣彼得堡,中俄音樂家在音樂會上演出。俄羅斯圣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音樂廳7日晚舉行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暨中國愛樂樂團與世界著名交響樂團國際合作系列項目“中國之夜”音樂會。
2019-10-10 09:06
加載更多
阳光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