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濮存昕:拒絕浮躁 踏實演戲
首頁> 文娛頻道> 明星 > 正文

濮存昕:拒絕浮躁 踏實演戲

來源:南方日報2019-09-19 14:2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濮存昕。資料圖片

  除了臉上刻下的些許皺紋,66歲的濮存昕與舞臺上精神抖擻的狀態別無二致。

  采訪是在9月8日,電影《決勝時刻》北京發布會之后。在這部群星云集的獻禮片中,濮存昕是以配角身份參與的。他很久沒有參演電影了。當記者提到,他的上一部電影作品距今已近十年光景,“十年了”,濮存昕有些感慨地應了一聲。

  是的,近十年間,他將大把時間和精力投入到舞臺。在這方寸之間,他對戲劇有著如癡如醉的執著。

  去年記者也曾在北京人藝的后臺采訪過他,當時濮存昕正站在退休這一重要人生節點,他更多在捫心自問:“我這輩子做對了沒有”。退休之后,濮存昕沒有半分松懈,他像一枚勻速旋轉的陀螺,不知停歇。他會感慨于歲月飛逝,“這行還沒干好,沒干對,我就退休了”。而他對未來的期許很簡單——能像人藝的前輩那樣拒絕浮躁,踏踏實實地演戲。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劉長欣 王騰騰 實習生 林可依 策劃:陳楓 趙曉娜

  “我不適合商業電影”

  《決勝時刻》的監制兼導演黃建新花了兩個晚上,打了七個小時的電話,才成功說服濮存昕參演。黃建新特別希望他能來,在他看來,像濮存昕這般具備深厚藝術功力的演員,才能讓李宗仁這樣的角色立住。

  “歷史人物中,我也不知道我像誰。”最初受邀演李宗仁,濮存昕的反應是,怎么演啊?從身高到外形都相差太大了。“李宗仁的個兒很矮,我與他長相相似度也不高,他的眉骨很高,牙床突出。”濮存昕對記者說,“我這張臉比較‘世俗’,大家是把我劃到和藹可親的范疇里的,演戲的時候怎么讓大家有代入感?”

  黃建新記得,當時溝通到第二天,濮存昕說參演的一個條件是,得去醫院做一個牙托,如果戴上牙托,在濮存昕看來能有百分之五十的自信。結果濮存昕還真找了一家醫院,第四天說他來,“我就知道他戴著牙托來演了。”

  這些年,濮存昕的影視作品寥寥無幾,更多的呈現,是他一次又一次在舞臺上詮釋李白、常四爺等他早已熟絡于心的角色。

  他也提到,“我不適合商業電影”。有限的精力,他都集中在舞臺上。

  “我60多歲了,演員已經當了三四十年了,逗不了笑了。演電影不做就不做了,我有地方、有舞臺、有機會。”舞臺上的事,得投入時間,很多演出都是一年前就排好了,幾乎把演員接下來的時間都占滿。在濮存昕看來,影視作品都是“臨時的投入”,接了戲,要跨組、要跑場,“腳踏兩只船做不好事兒”。

  然而《決戰時刻》對濮存昕而言是有魅力的。濮存昕更多的是出于情懷參演。該片講述了1949年中共中央駐扎香山,在那里指揮渡江戰役、會見民主人士、籌備新政協會議和開國大典等決定中國命運走向的關鍵瞬間。

  只客串了幾天,但他下了不少工夫。濮存昕試著“解密”這個人物,“我要解讀歷史,解讀劇本,解讀我自己。我要設身處地,我是李宗仁。”

  深入生活才能演好戲

  形似易,神似難。

  扮演歷史人物,除了外形接近,更重要的還是要把握他們的精氣神,也就是要研究人物的歷史、境況、思想、習性等各個方面的內容。

  為了演好李宗仁,濮存昕翻閱了很多相關資料,盡可能地從人物傳記中體會他的內心活動,“歷史上的這些大人物,無論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都有很多故事。”

  濮存昕認為,別看李宗仁的歷史照片中總是神采飛揚的模樣,眼睛瞪得圓圓的,“那都是假的、裝的,他根本扛不起,但他要做出個姿態來。”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幻想通過“和談”,阻止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他終于站在(代總統)這個位置上,就要受夾板氣,他實際上是一個傀儡。”讀透了人物,濮存昕演起來便得心應手。

  《決勝時刻》于9月20日上映。在上映前的小范圍放映中,濮存昕的表演已經收到各種贊美之聲,認為雖是客串但格外出彩。

  北京人藝的開創者、總導演焦菊隱先生認為,堅持現實主義的表演方式,要求演員們深入生活、立足人民,只有這樣才能演好戲。

  從藝多年,濮存昕總是認真專注為詮釋角色做最充分的準備,以期與角色融為一體。

  濮存昕說他的父親蘇民先生特別渴望能在舞臺上演魯迅,甚至從劇院里拿走胡子道具,在街道的理發館里剃成寸頭,黏上胡子,讓兒子給他拍照,過了把“飾演魯迅”的癮。

  不成想,兒子替他圓了演魯迅的夢。

  2005年上映的電影《魯迅》,講的是魯迅最后三年的生活。從魯迅的坐姿、走路的姿態、到拿煙的姿勢,濮存昕想要“從頭到腳都成為魯迅”。

  第一次看樣片時,濮存昕感覺自己抽煙不像魯迅。“魯迅抽煙不把煙圈吐出來,要咽進去,鼻子和嘴不能再吐煙了。”拍完最后一個鏡頭,濮存昕翻出來一根煙抽了,最后體會一下角色。他清楚,接下來要和這個人物告別了,在那之后他再也沒抽過煙。他還特別申請把飾演魯迅時身上穿的棉袍留在家里,當做紀念。

  做演員就要敢于出丑

  人藝經典話劇《李白》是濮存昕的代表作之一。“李白”這個人物,他演繹了近三十年。在濮存昕的解讀中,李白的人生中最有魅力的形態與經歷,其實不是他受寵的前半生。在后半生中,李白報國無門,身陷亂黨,他“進又不能,退又不甘”,這種糾結是濮存昕對李白更深的解讀與詮釋。

  《李白》的導演唐燁說,濮存昕已經和“李白”融為一體。濮存昕更傾向于如此的表述:“李白就是我,我就是李白。其實是李白在塑造我,我特別想像他一樣無拘無束。”

  濮存昕說,原本他“很謹慎、按規矩辦事”,后來琢磨著,這對演員來說是不行的。“做演員必須有率性,要能夠游戲般地去詮釋各種各樣的演法,要敢于出丑。所以我們要像李白一樣真,太好玩了。”

  在外界看來,濮存昕也是個率性而為的人。他常會說“保持真實和本真”“我就是個演員,背臺詞兒的”。

  他逐漸變得更加通融、更加真實,也更為專注。

  在劇團長大的他,從小耳濡目染著前輩們的求真務實,始終抱著精益求精的態度。他堅信想要做好一件事,必須全心投入,把時間、精力、心思都投入進去。

  多年的舞臺經驗也使他更加明白,自己還不能夠離開舞臺,而是要繼續把這種責任擔下去。“或許是命運或使命感使然,我不能離開舞臺,離開了,那口氣也不對了”。

  接受采訪時,濮存昕主演的話劇《德齡與慈禧》即將上演。因為“流量”演員參演的緣故,該劇的票價一度被炒至過萬元。對于“流量”進話劇圈,濮存昕持溫和鼓勵的態度。

  在“超女”“快男”風靡的年代,他就說,靜觀其變。在他看來,年輕演員們的相貌是很多人買票的理由,但他們要想做一輩子演員,問題的關鍵就在于與觀眾一同成長,“不繼續學習是不行的”,如果立志當一輩子演員,應該從“流量”派轉變為演技派。

  藝術創作應厚積薄發

  1953年,濮存昕出生在北京的一個藝術家庭,父親蘇民是北京人藝的導演和演員。受父親的影響,濮存昕從小就對表演興趣濃厚。

  雖然沒有系統地學過表演,但濮存昕是在劇團長大的孩子。在他年幼的時候,叔叔阿姨們會手把手教他怎么去表演。平日里,濮存昕也常到排練場泡著,圍觀各位前輩們的表演。“我講不出道理來,我也是40歲以后才開始慢慢上道的。但40歲以前,你懵懵懂懂看到的那些東西,都有用。”

  除了多看多學,濮存昕也保持了良好的閱讀習慣。對他而言,閱讀是一輩子也離不開的事情,書一定得看,看到好的東西,一定得抄到本子上。讀書、記錄,這樣的習慣讓濮存昕一直保持著很好的文學修養。

  在人藝過了大半輩子。他說,做這一行,它的深度、它的高度、它的寬度,使得從事者不能浮躁。耳濡目染中,他清楚,藝術創作應該是厚積薄發,從事藝術創作的人,應該注重自己的修養,包括生活中的學習、自我的修煉、約束。

  濮存昕還提到了自己心中的楷模董行佶老師。董行佶是人藝的優秀話劇演員。他刻苦、勤奮、有追求、有才華,塑造了眾多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因為沉迷角色,董行佶患上了抑郁癥,得病后,他仍在劇組認真拍攝影片,在《廖仲愷》中成功塑造了廖仲愷的光輝形象,為此榮獲了第四屆電影金雞獎最佳男演員獎。董行佶前輩對藝術的極致態度,直到現在還深深地影響著濮存昕。

  退休這件事給濮存昕帶來的最直觀變化是,工資走社保,再演戲就得返聘。

  從業幾十年,濮存昕一直覺得自己仍未達到好演員的標準,一直覺得在這一行里自己沒干好、干對。

  濮存昕對京劇大師梅葆玖說過的一句話印象深刻。

  人家說:“玖爺,您選的這段不太好。”

  梅葆玖答道:“回家叫好不遲。”

  做演員,應該不爭不搶不討人好,但下了工夫做好自己的本職,讓別人好好地琢磨你,從心里頭覺得你對,這是濮存昕理想中最好的境界。

[ 責編:張曉榮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賀新春送錦鯉 《藝術公益大講堂》拜年啦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鐵路防疫保安全
2020-01-27 09:20
【新春走基層】與山林為伴的星火守望者
2020-01-27 09:15
武漢:減少外出 防控疫情
2020-01-27 09:14
武漢第二座應急醫院——雷神山醫院開建
2020-01-27 09:12
國家援鄂抗疫醫療隊馳援武漢
2020-01-27 09:01
世界各地迎新春
2020-01-26 09:29
貴陽迎來降雪
2020-01-26 09:27
浙江省緊急醫療隊馳援武漢
2020-01-26 09:18
堅守崗位過大年
2020-01-26 09:16
1月24日晚,醫療隊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停機坪集結。除夕夜,由陸軍軍醫大學抽調精干醫務人員,組建的150人醫療隊連夜從重慶出發,飛赴武漢支援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除夕夜,由陸軍軍醫大學抽調精干醫務人員,組建的150人醫療隊連夜從重慶出發,飛赴武漢支援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2020-01-25 09:31
1月24日,俄羅斯圣彼得堡涅瓦河上的宮廷橋點亮紅色燈飾,迎接中國農歷新年。1月24日,俄羅斯圣彼得堡涅瓦河上的宮廷橋點亮紅色燈飾,迎接中國農歷新年。1月24日,俄羅斯圣彼得堡涅瓦河上的宮廷橋點亮紅色燈飾,迎接中國農歷新年。
2020-01-25 09:11
1月24日,在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大型機械加緊施工(無人機照片)。除夕夜,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燈火通明,建設團隊放棄與家人團聚,加緊建設這座專門醫院。除夕夜,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燈火通明,建設團隊放棄與家人團聚,加緊建設這座專門醫院。
2020-01-25 08:56
1月24日,上海長寧區消防救援支隊消防員在消防救援車內用手機觀看春節聯歡晚會。除夕夜,在這萬家團圓的日子里,消防救援人員依舊在崗位上執勤,守護平安。除夕夜,在這萬家團圓的日子里,消防救援人員依舊在崗位上執勤,守護平安。
2020-01-25 08:54
搭載中國第36次南極考察隊隊員的“雪龍2”號極地科考破冰船北京時間23日22時(當地時間23日16時)駛離南非開普敦港,前往南極長城站。“雪龍2”號船長趙炎平說,穿越西風帶期間,可能會遭遇氣旋影響,我們會密切關注氣旋變化,適時調整航向和航速,盡量規避氣旋對船舶航行帶來的影響。
2020-01-24 09:11
湖北省正式建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聞發布會機制。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新華社武漢1月23日電(記者梁建強、喻珮)湖北省正式建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聞發布會機制。
2020-01-24 09:09
1月22日,中國天辰有限公司工程師彭良海在土耳其阿克薩賴省鹽湖天然氣儲庫項目現場查看設備。1月22日,中國天辰有限公司工程師彭良海在土耳其阿克薩賴省鹽湖天然氣儲庫項目現場查看設備。
2020-01-24 09:07
1月23日,在瑞士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總部,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右)在記者會上發言。世界衛生組織23日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尚未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2020-01-24 08:46
加載更多
阳光电影 全民彩票快速赛车 重庆快乐10分 5分3D网址 体彩20选5 竞彩足球比分500网 股票k线图怎么画 一码一肖 哈灵麻将本地休闲棋牌 苹果手机怎安装丫丫陕西麻将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 多乐彩老11选5开奖 福建31选7的开奖结果